丛林深处

寻求自我救赎的画渣

#来杯石榴吧

最近实在是太烦了
Nl现在在我眼里已经变成“讨人厌”的代名词
怎么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三观差到爆照的jr啊
求生活放过我
我只想做个佛系大学生

8%
烦躁
(临摹)

摸鱼
跟着别人画是永远不会进步的
要学会自己思考

我感觉我要放弃水彩了
果然手残怎么画也不会好看的🙃

6%
无法静下心来画画
不进反退💔

经营一家猫咖是种怎样的体验

无意间点到的
看了半天才发现是瓶邪
哈哈哈
实在太可爱了

我住瓶仔邪帝隔壁:

是盟盟不是萌萌:




谢邀。




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打算开一家普通咖啡店,并没有考虑过开猫咖,毕竟我在养我家“老板”之前没有养过猫,但是我家老板自带从外面勾引猫回家的属性,我不知不觉就经营起了猫咖。体验就是猫和人差不多,每一只都有自己的性格,猫之间也有不同的相处方式,我没事观察观察猫之间的关系还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


我养的第一只猫是我老板。他是我朋友家的大猫生的小猫,那一窝就生了他一只,这对猫来说实在是非常罕见。我家老板作为独苗从小被百般呵护,也没什么兄弟姐妹和他抢奶水,优哉游哉地长大,三个月的时候竟然比同龄的小奶猫大了一圈。




我朋友知道我喜欢猫,就问我要不要养,正好我开咖啡店,养只猫气质也挺搭。




我本来就是个猫奴,这时候已经动心了,看完朋友给我的照片,更是一秒都没犹豫直接就答应了。毕竟我家老板长这样:







试问哪个猫奴可以抵抗得住这种圆溜溜亮晶晶黑漆漆的大眼睛?反正我是不行!看见这张小脸的一瞬间,我内心有一个声音大声呼喊着:快跟我回家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!




我彻底沦陷在老板的猫猫之眼攻势之下,猫粮买最贵的,玩具买最好的,猫窝买最舒服的......总之给老板买东西比给自己买东西讲究一百倍。




这也是我叫他老板的原因——我每天辛辛苦苦开店赚钱,钱都给老板花了,我家老板就负责吃吃罐头,晒晒太阳,心情好了卖个萌。我终于摆正了自己的位置,我就是个打工的,这位才是真老板。




我家老板是那种很亲人的猫,一撸就翻肚皮,虽然有的时候会咬我两口以示喵星人的傲娇,但是咬得很轻,就留两个浅浅的牙印,根本不会破皮。




他不是那种很好动的猫,但是好奇心满分,经常跳上椅子,把头探到客人的包里——“让我看看这里都有什么”,或者直接跳到桌子上把头塞到人家杯子里——“你今天点了什么啊”,总之就是什么都好奇,什么都想看看,什么都想尝尝。




客人一般会趁着我家老板钻包的时候把他一把抱过来,搂在怀里撸毛吸猫,一边撸一边感叹:“啊,太可爱了!啊,好吸!”我家老板享受地眯起眼睛任撸任吸,反正之后让他看看包里到底有什么就行,这大概是好奇心害死猫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吧。




我发现我有点跑题,变成花式晒猫帖了......咳咳,言归正传。




我家老板除了好奇心强,还有一种吸引其他猫的神奇体质。第一只被老板引过来的猫是只橘猫,毕竟大橘为重,所以我给他取名字叫胖爷。胖爷刚来的时候就有着传统野猫不该拥有的体重,在我的喂养之下更是不辜负毛色地活着,渐渐变成了这样:







胖爷严格来说不是被我老板吸引过来的,是被我家伙食吸引过来的。我老板吃得不是一般的好,除了猫粮罐头小零食,我每天还给他做一条小鱼,内脏处理干净了用白水煮。但是老板胃口被我养刁了,只喜欢吃鱼肚子那里最嫩的肉,吃完就伸个懒腰躺下晒太阳,把鱼头鱼尾放在一边。




胖爷就是这个时候闻着味来的,每天在窗外盯着鱼头鱼尾,连续蹲点几天,胖爷得出了我家伙食不错的结论,我总觉得他盯着屋里的眼神都变得狡黠起来。




终于有一天,胖爷踩好了点儿,直接登堂入室。我当年一直好奇他是怎么进到店里来的,直到后来有一天,我亲眼目睹了一大坨橘猫,一下跳到门把手上,凭借体重向下压,轻松开门。嗯,不愧是只灵活的胖子。




胖爷来我家店里也不会直接要吃的,他会先帮我“打工”,具体的打工方式就是,找到一个漂亮的小姐姐,往人家身边一躺:“哎呀,胖爷摔倒了,要小姐姐摸摸才能起来。”最近大橘风气正盛,小姐姐们被胖爷的神膘吸引,一边撸一边夸他可爱。




有时候我觉得当猫真好,可怜我二十多岁了,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,也没有女孩子夸我可爱......咳,跑题了。




胖爷打完一天工,就抱着我的大腿嗷嗷嗷地叫,那动静简直如泣如诉:“嗷嗷嗷,控诉无良老板!当代周扒皮!只让员工干活,不给员工吃饭!嗷嗷嗷,可怜胖爷我被压榨一天,一粒猫粮都没有!嗷嗷嗷!我为店里出过力,我给老板打过工!我要吃猫粮!我要吃猫粮!”




总之,胖爷的原则就是,抱住大腿不松手,辅以声音控诉,我作为一个猫奴,在胖爷的攻势下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,最后肯定拿出猫粮罐头小零食好好犒劳。从此只后,胖爷常驻店里,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,强行给我打工,每天扯着嗓子卖力“讨薪”,终于从胖橘变成了月半橘。




我老板是那种没什么领地意识的猫,胖爷呢,一看就是哪里都耍得开的那种。所以胖爷来店里没几天,就和我老板混熟了。两只猫同吃同住同玩耍,闲得没事还打打架。不过这两只是嘴炮型选手,主要是声势浩大,姿势摆好了炸着毛嗷嗷叫半天,从来没真的动过手。




胖爷虽然在我店里吃好喝好,但是野性难驯,渐渐回忆起从前广阔天地大有作为,没事还能撩撩小母猫的幸福生活,于是经常趁着夜色偷偷越狱。他越狱就算了,还带着我那个一看就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老板一起越狱。




这我就慌了,我老板那只猫,恨不得把“我很好骗”写在脸上,出门还不得被吃干抹净?好在胖爷够给力,每次都能把我家老板全须全尾地带回来,我渐渐也放心他们一起出门了。只是我心中也暗暗好奇,他们每天深更半夜跑出去做什么。




又过了几周,我半夜醒来,就听见我家老板在一楼急切地喵喵叫,我匆匆穿好衣服下楼,被吓了一跳——在黑暗中,我看见了一双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。




我慌忙打开灯,发现除了我老板和胖爷,还有一只通体黑色的猫。他警惕性极高,一看见我下楼,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,用盯猎物的眼神盯着我看。虽然他体型和我老板差不多大,但是那种眼神让我觉得自己被什么大型食肉动物盯上了,下一秒就会被扑倒咬断喉咙之类的。




这就是我和闷油瓶的初次见面,一点都不美好,现在回忆起来,那感觉就像是得罪了黑社会,帮派大佬亲自找上门来。放张图你们自己体会一下:







好在闷油瓶是站在我老板这边的,他看见我老板毫不设防地走过来扯我裤腿,就慢慢地收敛起大佬气场,放松下来。这我才发现闷油瓶的后腿有些跛,他受了伤,血黏在黑色的毛上,不仔细看很难发现。




宠物医院那个时间都关门了,我本来想帮闷油瓶暂时处理一下,但是他根本不让我近身,我也只能作罢。第二天一早,我难得早起,要带闷油瓶去宠物医院。




怎么把闷油瓶装进猫包成为了一个大难题,我试过用逗猫棒,用食物引诱,结果我老板追着逗猫棒满屋跑,胖爷趁机吃光了引诱闷油瓶的猫粮,反观闷爷,高冷地卧在地上望天,连个眼神都不给我。




难道真的要用手去抓吗?我看了看闷爷,再看看自己的手,觉得我的手暂时还得煮咖啡养家,不能冒这个险。




后来我也不知是脑袋里那根弦搭错了,一气之下抱住我家老板,把他扔到了猫包里,闷油瓶跟着就跳了进去,我快速拉紧拉链,拎着两只猫出了门。当时的我还没有从闷爷反常的举动中悟出什么,只想着终于把这尊大佛收进去了。




我老板认识去宠物医院的路,一路上吓坏了,不争气地咪咪喵喵叫个不停,反而是受伤的闷油瓶,时不时给我老板舔毛安慰。




闷油瓶一舔毛,我老板就安静下来,只是过一会又咪咪喵喵起来,闷油瓶就继续给他舔毛,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老板是真的害怕,还是撒娇想让人家舔毛。




到了医院,闷油瓶又散发出了大佬气场,小护士战战兢兢给处理完伤口,问我这猫到底什么来头,我说我也不知道,这是我家猫带回来看病的,小护士将信将疑地看着我。确认过眼神,同是被大佬震慑的人。




闷油瓶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,迅速地恢复了健康,一人多高的猫爬架说蹦就蹦,一点都看不出受伤的样子。




和闷油瓶混熟了之后,发现他根本没那么凶,相反脾气还挺好,喜欢趴在高处睡觉,一睡一整天。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渐渐从黑帮大佬变成了这样:







闷油瓶的日常只有两件事,一件是睡觉,一件是眯着眼假寐,但是眼神一直跟着我老板,看见谁撸我老板的毛,他就用尾巴啪啪拍地,好像不满意似的。




我当时没多想,只当是他们关系很好,毕竟是被我老板拐回家的猫。但是有一天晚上,我亲眼看见过闷油瓶压着我老板舔毛,不是随随便便舔几下,而是仔仔细细舔过一遍,从耳朵尖舔到尾巴尖,直到把我老板舔得湿漉漉的。




他在我老板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,虽然人闻不到,但是其他猫一闻我老板,就知道我老板是闷油瓶标记过的猫。我不禁暗叹,这闷爷的占有欲有点强啊,好兄弟都要这么宣誓主权的吗?




那他为什么不舔胖爷?难道胖爷表面积比较大,闷油瓶懒得舔?




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我觉得一道眼神幽幽地看着我,一抬头,正撞上闷油瓶的目光。我觉得闷油瓶似乎读懂了我在想什么,然后,这位闷爷就当着我的面,叼住我老板的脖子,我老板居然还很配合,塌下腰,把尾巴倒向一边......




在闷爷的眼神攻击之下,我落荒而逃,一边逃一边感叹,卧槽不是吧,闷爷和我老板居然是那种关系?闷爷你看不见我老板尾巴下面那两颗圆溜溜的小毛球吗?他是公的啊!老板你又是什么意思?怎么被压着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?




我内心凌乱着,反省自己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胖爷及时出现嗷嗷叫着让我喂他宵夜,不知怎的,我隐隐觉得胖爷早就知道闷油瓶和我老板的奸情,只是一直没告诉我,我为此很生气,克扣了胖爷的小鱼干。




闷油瓶伤好了之后就神出鬼没起来,总是上一秒还在店里,下一秒就不见了,或者是突然出现在......我老板的窝里。




他们喜欢凑在一起睡觉,一只狸花,一只黑猫,紧紧贴着彼此团成一个完整的圆,好像人世间一切的不圆满此刻都得到了弥补。




我有时候逗闷油瓶,故意在这个时候揉揉老板的头,闷油瓶就当着我的面添老板的毛,把我当味道舔得干干净净,闷油瓶这可怕的占有欲此刻倒让我觉得有些可爱起来。




于是,我的咖啡店拥有了三只猫咪,虽然有一只从来不让摸,还有一只仅限漂亮小姐姐可撸。我看着他们,总觉得我这家非常规意义上的猫咪咖啡厅还不错。




不过烦恼还是有的,自从我收留了闷油瓶,每天早上一开门就看见了门口排列整齐的一排死老鼠,有时候还有死鸟,死兔子......杀手手法干净老道,一口咬住咽喉毙命。




我一开始以为是闷油瓶的手笔,毕竟听说过什么猫的赠礼之类的,但是这会不会太多了?闷油瓶一晚上捉这么多猎物,哪有时间和我老板共度春宵?




后来有一天凌晨睡不着,在二楼看着一排猫,每只衔着一个战利品堆到我家门前。我脑海中瞬间出现了黑帮成员向大佬献礼,大佬独宠小娇妻闭门不出的桥段。我找了闷油瓶严肃地谈了一次,幸好闷油瓶帮我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


另一个问题就是,有一只狸花时不时造访我的店,毛色挺像我老板的,不知道为什么,狸花每次一要进屋,我那个以脾气好著称的老板马上弓起背,飞机耳,炸毛哈气,坚决要把他赶出自己的领地。每次狸花离开,闷油瓶都要帮老板顺毛顺好一会。我家的傻老板终于有脾气了?这一点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。




但是另外一只猫进来就完全没问题,他是一只奶牛猫,大概长这样:







他继承了奶牛猫的神经病血统,总是在店里上蹿下跳,带得老板也学他上蹿下跳,闷油瓶看着暗暗甩尾巴不高兴。




我还记得他第一次来店里,先是和闷油瓶碰了碰鼻子算是打过招呼,看来是互相认识,然后就好奇地围着我老板转圈,最后被闷油瓶一爪子打飞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他看着老板和闷油瓶的眼神总有股戏谑的味道。




我怀疑我老板有吸猫体质,自从养了他,家里的猫就越来越多。最近还有一只猫在我这里寄养,是我的土豪发小养的,小时候就在我家寄养过,和我老板有共同滚毛线球的情谊。




但是这次来,我发现他明显被我那个败家发小养刁了,日常嫌弃我家猫粮猫砂不够高级,看着我的眼神总带着阶级鄙视。不过他倒是记得和我老板间的情谊,也和其他三只猫混熟了,迅速融入集体,在我家里兴风作浪。




这家伙长得很美,随便往地上一躺就能吸引一群小女孩蹲下摸他,他还知道自己美,总是在小姑娘给他拍照的时候凹造型,可以说是自恋界的杰出代表了。









总之,本来不想开猫咖的我,阴差阳错地拥有了五只常驻猫,他们的共同爱好就是欺负我,其中还有一对时不时秀秀恩爱,无差别扫射攻击。但是我喜欢他们,平时伺候伺候主子们,闲下来就观察他们的相处模式,琢磨琢磨还觉得挺有意思。




唉,谁让我是猫奴呢!




end



和班委们第一次聊了这么久
真的每天都会发生令人心动的事情

关于重来
反正重来一次我也要认识你们